孟子的安民之道

梁惠王向孟子請教安民之道,孟子說了幾個建議。第一:「不違農時,穀不可勝食也」。民以食為天,糧食是頭等大事。農時即天時,萬物皆有規律,規律授之於天。只要順應天時,自然水到渠成。農業生產則需遵守農時,春耕夏耘,秋收冬藏,糧食是足夠食用的。

第二:「數罟不入洿池,魚鱉不可勝食也」。數罟即細網。相比糧食穀物,魚鱉屬於美味,是錦上添花的東西,切忌貪心不足。捕魚的時候不可使用細密的漁網,這樣可以保留魚種,所謂細水長流,魚鱉自然能長存。

第三:「斧斤以時入山林,材木不可勝用也」。百姓要躲避風雨,就需要蓋房子,蓋房子則需要木材。而山裡的樹木都有生命週期,春天萌發,夏天生長,秋冬凋謝。所謂以時入山林,禮記是這樣解釋的:「草木零落,然後入山林」在樹木生長的時候,不要去砍伐,如果不遵從時令,就會破壞樹木的生長規律。

以上三條,用四個字概括就是「順天克己」,人要懂得敬畏天地,順應天時,否則便會自取滅亡。此外還要克己慎行,懂得節制。無論糧食,魚鱉還是樹木,如果窮奢極慾,為所欲為,再多的資源也會枯竭。孟子稱此三條為「王道之始」。只要做到這幾點,百姓可以豐衣足食,安居樂業。接下來則須:「謹庠序之教,申之以孝悌之義」。中國有句古話叫作:「飽暖思淫慾」。人在吃飽穿暖之後,往往會無事生非。所以要教化人民,對父母要孝順,對兄弟要友愛,人與人之間也要講仁義。如果百姓不饑不寒,且能與人為善,孟子稱之為:「不王者,未之有也」,至此,民安國泰,天下太平。

但作為一國之君,要懂得居安思危的道理。關於這一點,孟子舉了一個例子:「刺人而殺之,曰:『非我也,兵也』,王無罪歲,斯天下之民至焉」。殺人後卻說責任在刀,不在我。如果國家遇到困難,國君應當自我反省,而不是推卸責任。若能如此,便可民心歸順,長治久安了。